在邢懷章心目中,書法是如此簡單,人人都可以寫幾筆;但又如此神聖,有人終其一生,也難窺其門徑。藝術之路道阻且長,他在暗夜裡全憑心中迷戀摸索前行,而後棄醫從書,義無反顧孤身前往六朝古都為習書奮鬥。醉心“黑白世界”的他,認為在這條路上沒有孤獨,“碑帖就是最好的相伴”。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張希/文圖
  “若無當勤精進之心,哪有心靈歸宿”
  走進邢懷章的書房,如他的齋號“漢游堂”一樣,可以讓人瞬間遠離俗世喧囂。登上斑駁的樓梯,聞著筆墨的清香,便能一頭扎進漢碑的世界和漢字的海洋。書房四壁,掛滿了不同時期碑帖的放大圖片,書桌上擺著用舊的筆筒、一盞臺燈、大小不同的毛筆,還有似乎零亂不堪的書籍,書桌旁是堆積如山的書法作品,或捲或折或搭在架上,背後的舊書櫃也因超負荷而顯得斑駁狼藉,桌下各種宣紙堆放著,占據了桌櫃所有的空間。窗臺上淘來的古董罐里,幾隻蓮蓬已風乾變暗,宛如天然的雕塑。
  這既是書房又是創作間,雖然占了整整一層樓,但因為堆滿了書籍、宣紙和字畫,仍顯得很擁擠。對一個醉心筆墨的書法家來說,關上門,這裡就是整個世界。他不嗜煙酒,所有的愛好,幾乎都與書法有關。在這個浮躁的年代里,難覓這樣一顆平常心;在這個用印表機記錄文字的時代里,難覓這樣一個用心書寫的年輕人。
  他像一位現代隱士,身處鬧市,卻不為俗務纏身,常年一襲中式服裝,顯得潔凈儒雅。不管每天忙到多晚,第二天總是五六點鐘起床,沐浴焚香,一盞清茶,安靜地寫上幾個小時的小楷。他常對友人說:“若無當勤精進之心,哪有心靈歸宿啊!”
  他人緣很好,溫和坦誠,謙遜好客,頗有古君子之風。古語說字如其人,作書先做人,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乃可為法。懷章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他常提醒自己:“任何藝術一旦與功利發生關係,不可避免會影響藝術的純潔性,要走純正的藝術道路。”
  痴迷寫字暗夜裡摸索前行
  他愛上寫字,還是十八九歲的事情。那時候,爺爺寫得一手好字,常為鄉親們寫春聯,他羡慕著鄉親們對爺爺的尊重,心中不禁“妄想”:“要是我也能寫一手好字該多好。”
  他生在五代中醫世家,在家人眼裡,行醫遠比寫字有用。於是,他開始悄悄付諸對筆墨紙硯的熱愛,寫作業時偷偷練字,父母一進門馬上把字放在作業本下麵,待父母走了再度沉浸在他的“黑白世界”之中。時間久了,門後、編織袋和牆上都是他的字,沒有名師指點,他便自我欣賞,在暗夜裡全憑心中迷戀摸索著前行。
  那時他比較崇拜龐中華。恰逢龐中華辦了函授學校,他第一次走進書法培訓學習班,恍如忽然看到了一顆啟明星,一下子明白了寫字和書法的區別。書法不只是寫字,更是一種藝術。
  夢想就此鋪展開來,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做個具有時代個性的書法家。”從高中到大學,他陶醉在藝術的磨煉中,不僅向古人和碑帖學習,還尋機會向大師請教。
  大學畢業後,他一邊從事臨床醫學一邊習字。2006年,他從老家鄲城錢店鄉來到縣城,開了個門診。他的醫術很好,口碑很高。病人一走,他就讀帖、讀書,四季從未停歇。他常說:“書法絕對不只是一門技藝,寫好字需要有深厚的人文積澱和文化修養。”
  棄醫從書想拿藝術當生命
  漸漸地,他覺得這種方式遠不能滿足他對書法的追求,心中不斷涌動著“想拿藝術當生命的感覺”。
  他也曾掙扎過,想要放棄寫字。然而,每次準備燒掉筆墨紙硯時,無法割捨的依戀就會讓他重拾筆墨,轉身回到書房。幾經糾結後,他決定丟掉祖上傳承的職業,把藝術當成職業。家人一致強烈反對:“寫字能當飯吃嗎?”朋友也冷嘲熱諷,認為搞藝術的人不過是不務正業、游手好閑的人罷了。連爺爺都勸他:“我寫了一輩子的字,又能怎樣?”
  對於一個年輕人,書法顯然不是晉身之階,更不是安身立命的理想事業。何況練好書法何其艱難,比起家人為他鋪就的從醫坦途,書法之路無疑佈滿荊棘且前途未卜。
  但是,一番痛徹的抉擇後,他依然堅定地走上了職業書法家的道路。
  2009年,邢懷章背起行囊來到南京。人海茫茫,卻舉目無親。可這裡是六朝古都,藝術家雲集,是習書的廣闊天地。他租了一間5平方米的房子,靠著開診所攢下的微薄積蓄度日。一天5塊錢的生活費,早上不吃飯,中午買兩個饅頭,蘸著辣椒醬吃。這樣的日子,他過了4個月。
  不是沒有過迷茫,他曾在深夜裡痛哭,也曾在玄武湖邊感嘆未來。然而擦乾眼淚,他還是堅信自己一定能挺住,再苦再累也不能無功而返。
  還好,愛妻理解他,在鄲城悉心照顧家和幼子,免除了他的後顧之憂。他曾對妻子說:“別人都不理解我,你能不能讀懂我?雖說現在會讓你委屈吃苦,但這隻是暫時的,相信我好嗎?”妻子願意相信他、支持他,無怨無悔。練小楷需要先在白紙上畫格子,妻子便為他畫好格子,把格子紙給他寄到南京。她瞭解他內心的堅強和勇氣,知道他想做的事一定能做成。
  終獲青睞潛心研習行書道
  果不其然,真誠的付出很快有了第一筆回報。半年後,懷章的字在南京一些義賣中被關註到,有專業人士用1000元的價格買了他兩張字。這是他在藝術上第一次得到專業認可和金錢回報,內心的幸福感無以言表。他拿著這些錢買了大量古代碑帖和書籍,繼續投入到習字中。
  到南京一年後,邢懷章的字在圈子裡真正得到了認可。一次,一位有實力的老總看了他的作品展示後很震撼,馬上說全要了,讓他報個價錢。3個手卷,他報了6萬元的價格,那位老總什麼都沒說就收下了手卷。後來,又有一家企業老總以15萬元的價格買下了他8本小楷寫下的《紅樓夢》《三國演義》詩詞。這些,都更加堅定了他對於“黑白世界”的信心。
  適逢2013年全國書法大展較多,邢懷章專心致力於藝術創作中,在臨帖法古的基礎上,不斷探索創新,尋找屬於自己的藝術風格和道路。他的作品上研秦漢下探明清,取法高古,諸體皆擅。近幾年,他投入時間最多的還是秦篆漢隸,摩崖石刻,漢磚瓦,墓誌銘和造像記,他把秦篆漢隸的蒼茫高古,摩崖的渾厚霸氣,漢磚瓦的稚拙古樸,墓誌銘和造像記的天真爛漫都巧妙地融入自己的胸懷,幾番吐納,又慢慢流淌在他的筆下。
  “碑帖是最好的相伴”
  如今,年紀輕輕的邢懷章,已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河南省硬筆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硬筆書法家協會會員,2013年連續8次獲得中國書協主辦的國家級大展,被書壇稱為一匹黑馬。2002年被評為“中國書法百傑”,2008年被中國硬筆書法家協會授予“全國優秀中青年書法家”稱號,被業界評為“全國最具有升值潛力的100名青年書法家”之一,2011年被吸收為鄲城縣政協委員。2013年,他成為安徽中天集團的簽約書法家,出版了自己的書法作品集。2014年4月份,他被鄲城縣評為十大傑出青年。
  今年6月份,他將在南京溧水區辦個人書法展。8月過後,他將作為河北美術學院的外聘教師授課。他決定,在授課之餘,把藝術發展方向定位在作為經文文化中心的北京,去中國書法院深造學習,為自己的藝術註入更多的營養和能量……
  當別人為他取得的成績舉杯祝賀時,邢懷章卻淡然一笑:“中國傳統藝術博大精深,而我也只是學其皮毛罷了。很多時候,不是社會不認可我們,而是我們沒有付出足夠的熱愛,只要努力,每一個人在社會上都會有用武之地和展示光芒的空間。”
  當被問及藝術之路是否孤獨,他說:“沒有孤獨,每一天都非常充實。我能讀懂碑帖,那是最好的相伴。”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我能讀懂碑帖 那是最好的相伴)
創作者介紹

校友

xg92xgbm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