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1+1》2014年4月7日播出的《70年產權,20年就倒?》節目中解說提到在去年12月26日和今年1月14日,由浙江建院建設檢測有限公司出具了奉化市居敬路29幢房屋工程質量檢測評估報告,結論為房屋整體安全性等級評定為C級,即不能滿足安全使用要求,應儘快採取加固措施。但加固的措施卻一直沒有進行最後的確定。以下為文字實錄:
  (節目導視)
  解說:
  70年產權樓房,20年就瞬間坍塌。
  記者:
  歇會,看您氣喘吁吁的。
  居民1:
  你想想看,心驚肉跳的這個地方,誰還敢待,這個房子太危險了。
  解說:
  被鑒定為C級危房,幾年前卻是樣板工程。
  居民2:
  牆皮碰一下都會掉下來的。
  解說:
  居民一直反映問題,鑒定結論是儘快採取加固措施。
  居民3:
  他們說杭州過來的專家鑒定的,說不是危房,檢測了一下,說是正常的。
  解說:
  1死6傷,誰有責任,房屋坍塌,又給每座城市帶來什麼樣的警醒?《新聞1+1》今日關註70年產權,20年就倒?
  評論員 董倩:
  晚上好,歡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節目的開始,我們首先來一同看一張照片,那麼這張照片是發生在上周浙江奉化一棟居民樓倒塌的這樣一個全景照片。從照片上我們可以看到,坍塌的這一個半單元,應該說塌得是很碎的,用一些媒體的描述來說,這個樓房發生的是粉碎性的坍塌。那麼現場的居民也形容說,房子倒塌的時候像麻將一樣就倒了,到目前為止這個事故造成的是1死6傷。這樣的一個結果,不禁讓人們想到很多的問題,比如說對於那些在這個事故中失去了家的居民來說,他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另外,出現了這樣的事,到底應該誰負責任。這樣的倒塌,對於全國各地的其它城市來說,又提了一個什麼樣的醒。好,我們先關註一下這個事情的最新進展。
  解說:
  今天,是清明長假的第三天,今天浙江奉化居敬小區倒塌的居民樓已經開始拆除。今天,居住在29幢的40戶居民,本應度過一個安寧的小長假,但是突如其來的災難,卻讓他們更擔心自己未來的生活。
  這片坍塌的樓房就是奉化市錦屏街道居敬小區第29幢居民住宅樓。坍塌的是西邊的一個半單元,共15戶對於樓里的住戶這是一場惡夢,今天居住在樓里的40戶居民,有的借助在親戚家裡,有的暫時住在賓館里。
  張先生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樓住戶:
  現在我是暫時住在我親戚家裡,一下子租房也租不著的。
  記者:
  坍塌了之後您回去過嗎?
  張先生:
  回去過看公安、警察、武警、特警都管理著,進是進不去的,只能外邊看一下,總歸要去看個明白,進去看一下心裡有點安慰。
  解說:
  家住29幢樓的張先生今年59歲,從房子蓋好就居住這裡,已經有18年的時間,對於他,這間房子幾乎伴隨著他的老去,也見證了女兒的成長。
  張先生:
  我從17歲到現在就買這麼一套房子,還碰到這麼一個問題,那誰能想明白我們五個人住,我女兒、女婿、外孫女,我有點說不出來,不知道怎麼跟她(外孫女)說,她也去看了好幾回了,她總想回家。
  解說:
  回家,對於外孫女的問題,張先生不知該如何做答。而眼下自己所有的家當都壓在廢墟里,張先生說,他已經拿到了政府發放的一部分安置費,截止到今天一共是8千元,但是除了錢,讓他擔心的事情還有很多。
  張先生:
  就是到現在為止,還是穿著出來時的衣服,我現在要去租的話,什麼東西都要買。
  解說:
  居住問題如何解決,下一步該怎麼辦,對於他來說,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張先生:

  看政府怎麼給我們安排,自己打算沒用的,這個東西不是我說了能怎麼打算就怎麼打算。
  解說:
  截止到今天,需要安置的住戶,除了29幢樓的40戶之外,還有周邊5棟居民樓里的住戶,安置的方式除了給予一定的安置費之外,對於找不到住處的居民,由當地政府提供臨時住所。而與此同時,對於事故原因追查和責任追究工作,也已經全面展開。就在昨天,一個專門要查清責任的調查組成立,由奉化市紀委牽頭,還包括監察局、行政問責中心等部門。而調查的重點,就是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是否存在瀆職、失職行為。
  奉化市紀委副書記 何暉:
  下一步我們根據調查情況,對事故查明原因之後,將進行對有關責任人,進行黨紀政紀處理,情節嚴重的,將移送司法機關,按有關法律進行處理。我們作為紀委主要是調查我們相關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有沒有存在失職、瀆職有關問題。
  董倩:
  從4月4日樓塌到今天,3天的時間過去了,這三天,三件事情在齊頭併進地在做,一個是安置,一個是排查,一個是調查。那麼說到安置,剛纔短片裡面已經提到了,需要安置的不僅僅是29幢的居民,當然他們現在29幢的這40戶居民現在的安置是每戶發放3千塊錢的慰問金,每人發放3千塊錢的暫時安置費。那麼除了29幢之外,其它它周圍的一些樓,還有5棟樓,也都陸續地發生了一些,有一些潛在的危險性的因素,因此住在這裡面的居民也需要安置。目前安置的標準是每人暫時安置費是600塊錢,當然這是一個暫時的安置,接下去怎麼辦,還有待進一步地觀察,這是安置。
  另外,我們可以看到是排查,剛纔我們說到了,29幢它倒塌了,比如說同一批次生產出來的這樣的樓房,有沒有可能發生,有沒有可能存在同樣的這種隱患,這是它周邊的一些樓房。那麼對於整個的奉化市來說,恐怕也需要進行全市的這種危舊樓房的排查。
  再有就是一個調查,可能調查工作更需要時間。你看,我們也今天看到,目前已經派出三個工作組進行調查,並和坍塌原因調查工作組同步跟進,重點調查的是什麼,相關責任單位,還有責任人是否存在瀆職、失職的行為。
  我們剛纔關註的是三項工作,接下來我們關註一下今天現場都發生了什麼,我們來連線一下本臺記者李欣曼,好,李欣曼請你給我們介紹一下,今天在現場主要的工作是什麼?
  李欣曼 本臺記者:
  好的董倩,我們是在中午11點左右到達現場的,我們當時也是看到,就像剛纔片子里所放的那樣,一個大型的挖掘機,是對29幢剩下的樓體進行了一個拆除工作,主要是從東邊向西邊,也就是之前發生坍塌的這個方向進行逐步地拆除,一直是延續到大概今天下午2點48分左右,拆除工作基本結束。除此之外,在我們今天中午到達現場之後,也是看到了有工作人員在29幢周邊的樓房進行一個現場的勘察,根據我們通過這個錦屏街道相關工作人員的確認,他們應該是來自上海房屋質量檢測站的工作人員,主要就是對29幢周邊的房屋進行現場的勘測,我們當時也是跟隨他們走進了其中一幢的一個單元,看到他們也是拿著相關的專業儀器,對樓道牆體進行一個現場的勘察。大概我們在現場看到的情況就是這些。
  董倩: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據你的瞭解,現在涉及到需要安置居民到底有多少人?
  李欣曼:
  這裡面主要是,首先是包括29幢的40戶老百姓,除此之外,還有它周邊的5幢,也就是27、28、31、32、36幢,這5幢的老百姓,大概涉及到的是173戶,主要是這些老百姓,他們現在需要一個臨時的轉移安置。
  董倩:
  好,謝謝李欣曼的介紹。剛纔我們也說了,現在可能對於失去了,在瞬間失去了家的人來說,他們最關心的是下一步怎麼做。對我們來說,我們還有一個更關心的問題,任何一個商品房的產權,是70年,但為什麼70年產權的房屋,在它20年壽命的時候,就突然坍塌了,什麼原因呢?我們繼續往下看。
  解說:
  “70年產權的房子20年就倒了”,有居敬小區住戶向當地媒體表達了這樣的不滿,1994年竣工的居敬小區,位於奉化主城區的西北部,歸錦屏街道居敬社區管轄。
  董義校 奉化市錦屏街道辦事處副主任:
  居敬小區29幢居民樓,1993年9月份開工,1994年7月份竣工,由奉化市建築設計院設計,奉化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象山第一建築公司施工,磚混結構。
  解說:
  居敬小區是奉化最早的一批商品房,開發商奉化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一些購房者的眼中,在當地擁有一定的知名度。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樓住戶:
  我們那裡蓋房子的,都是那個開發商造的,我們以為那個開發商,開發商很大的那個,房子質量要好一點。
  解說:
  因為小區地理位置優越,周邊有學校和醫院,在房屋竣工幾年後,仍有很多人選擇來這裡安家,而小區也一直保持著較高的房價。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樓住戶:

  那個地方買的時候,(每平米)1萬不到一點,買這個房子,我是72.4平方米買這個71萬,跟別的新小區差不多的,老房子裡面算,二手房算高一點的。
  解說:
  一套擁有70年產權的房屋,進入到第20個年頭的時候,居然就倒塌了,這讓小區的購房者始料未及。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樓住戶:
  1994年到現在2014年,20年,人家比我們時間還長呢,30年還沒倒下來呢。
  我就是看重這個地段了,買了這麼幾年,一下子變成這個樣子,想都想不到,不能說你買一個商品房,十幾年的房齡就出現這個問題,誰都想不到,如果出現這樣的問題,早就不要了,送給我住我也不要了。
  解說:
  據瞭解,居敬小區曾被評為2005年寧波市環保模範小區。
  董義校 奉化市錦屏街道辦事處副主任:
  這家公司已經不存在了。
  記者:
  施工方呢?
  董義校:
  施工方已經在2003年解散了。
  記者:
  如果檢查出來涉及到當時房屋建造質量問題的話,我們還能找到當年責任人嗎?
  董義校:
  不是,這個單位沒有了,就過去了。如果建造的人在,一定要找到,也能找得到的。
  解說:
  1987年起試行的《民用建築設計通則》規定,重要的建築和高層建築,耐久年限為100年以上,一般性建築耐久年限為50年至100年。
  董倩:

  可能對於幾乎所有的買房的人來說,他們在買房的時候考慮的應該都是地段、價錢,這些問題,沒有人會想到,這個房子的壽命會是什麼樣,因為這是一個常識,大家都會覺得,房子的壽命肯定會比買房人的壽命要靠譜吧,要長吧,這是常識。但是我們再來看看法律是怎麼規定的,你看我們國家有一個《民用建築設計通則》,1987年的,它說重要的建築和高層建設耐久年限是100年以上,當然民用住宅就是一般性建築,耐久年限應該是多少呢?少點,但是也是得50年到100年。可是我們來看一下,這是70年的產權,但是現在1994年竣工交付,到現在2014年整整20年,20年就塌了,到底怎麼回事?另外一個,我們看到一些媒體報道說,因為進入到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我們全國各地都大興土木,相當一批建築物是在那個時候立起來的,那麼到現在二三十年的時間過去了,媒體用詞叫做進入了“質量報複周期”,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接下來我們連線北京大學城市與區域規劃系的吳必虎教授,吳教授,您是專家,您先給我們看一下整個奉化倒的這個樓,因為有的媒體在說,這叫粉碎性的坍塌,您是專業人士,您怎麼看待這個坍塌,它是個什麼性質的坍塌?
  吳必虎 北京大學城市與區域規劃系教授:
  我覺得這個根據住建部的危險房屋的鑒定標準,2004版的規定,應該算D級,也就是整體危險,因為它都垮了,所以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一種質量問題。
  董倩:
  吳教授您看,當我們看到這樣照片的時候,雖然我們沒有身臨其境,我們可以看到照片,碎得真的是很碎,塌得很碎,另外您說這也是一個D級,也就是說它是危房,您分析什麼原因呢?
  吳必虎:
  影響一個房子的質量因素很多,我們從學術上來講,叫做勘察的工程地質,也就是地基牢不牢,能不能建房子。第二個房子安不安全,跟設計也有關。第三個就是施工,施工牽扯到施工的質量和建材的質量。另外第四個監理,監理是不是很嚴格。第五關是驗收。那麼作為普通住宅來講,它的技術含量不是很高,應該說工程地質、設計方面,不會有很大的問題,所以比較常見的通常是施工的原因。那麼施工來講,一般還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建材質量本身很差,比如鋼材、水泥的質量。第二個就是施工單位偷工減料,沒有按照設計的標準來進行施工,所以影響普通住宅的因素,更多的應該說是施工方面的或者是材料方面、質量方面的原因。
  董倩:
  吳教授,我知道您的分析,是從一個普遍的這種原則上去分析的,當然我們還得有待於事故調查到底是怎麼回事。接下來我想很多的人都關心一個問題,因為今天我們從報道上來看,就是找不著這個施工方了,施工方,還有各個方面,開發商都找不著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對於買房子的塌了的這些業主來說,我花錢買房子了,現在房子塌了,我找誰去,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吳必虎:
  這個是這樣的,作為一個建築承包商,一個建築工程師,他作為一個法人可能消失了,但是當時擔任這個法人代表自然而然還是能找到的。所以我認為,建築生命攸關的事情,可能應該從開發商和當時的施工方要找他具體的一個責任人。第二個就是,政府在這塊,也在緊急地情況下,沒找到人的情況下,可以承擔起一部分這樣一個救助的責任。總體來說,他還是能找到這個具體的自然人的。
  董倩:
  好,謝謝吳教授,稍候我們會有更多的問題給您。接下來我們繼續關註的是什麼,這個樓4月4日的倒塌,並不是說沒有任何徵兆的,而是說這個徵兆出現了很長時間,那問題又來了,為什麼一個樓出現倒塌徵兆這樣的信號,已經很長時間了,卻沒有得到或者說沒有及時得到應有的關註呢,我們來繼續往下看。
  卓先生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住戶:
  鋼筋已經彎曲成這個樣子了,這個是外面承重牆,倒塌那邊。
  解說:
  這是4月4日在居敬小區29幢倒塌前半個小時住戶卓先生拍下的房屋外部照片,可以看到,那時候的房子已是危機顯露,然而不僅僅是在倒塌前的半個小時,對於這棟樓房來說,在更早之前就已經出現了質量問題。
  卓先生:
  我們去年的時候圍牆就往下沉,露出來的鋼筋有手指那麼粗,裡面已經彎曲掉了,居委會去反映過了,市政府也蠻重視的,後來聽說是杭州過來的專家鑒定的,說不是危房。
  董女士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住戶:
  有問題好幾年了,去年下半年開始,我們多次去(反映情況)。
  解說:
  從去年6月份開始,29幢西側的居民,因為房子開裂得越來越嚴重,就開始頻繁向社區居委會反映情況。但一直沒有人來修繕房屋。於是29幢四單元的居民們開始自己出錢對房屋進行修補。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4單元住戶:
  他(錦屏街道辦)說如果你們要修補,他們可以提供鋼筋,然後我們就自己第四單元,10戶人家,每人出30元,一共是300元錢,自己修補了一次外牆。
  解說:
  然而,就在居民剛剛修完外牆之後,去年10月,菲特強颱風的過境,又一次加劇了29幢樓房的損毀情況。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4單元住戶:
  那問題是,牆體開裂越來越厲害,家裡的花崗岩都爆開了,房門都無法打開關閉了。
  解說:
  在這之後,29幢的居民終於等來了專業機構的安全鑒定,根據昨天《浙江今日早報》報道,在去年12月26日和今年1月14日,由浙江建院建設檢測有限公司,分兩次對29幢房屋進行檢測評估,1月17日出具了奉化市居敬路29幢房屋工程質量檢測評估報告,結論為房屋整體安全性等級評定為C級,即不能滿足安全使用要求,應儘快採取加固措施。1月22日,這份檢測報告,連同奉化市住建局房屋安全鑒定辦公室出具的危房處置通知書,一併發給了錦屏街道,然而評估報告有了,但加固的措施卻一直沒有進行最後的確定。
  奉化市居敬小區29幢4單元住戶:
  一開始他們說雖然不是危房,還沒有達到危房的程度,那我們就放心住著了,就是希望政府有關部門幫我們加固維修,他們說這個可能要400多萬,這些費用要我們業主自己出。我們想這樣本來就是房子問題,這些費用不應該我們出,所以我們沒有談攏,然後就一直拖著,他們跟我們說他們在出方案,這是他們給我們的回覆。
  解說:
  400萬,對於40戶居民來說,顯然無力負擔。而根據錦屏街道負責人向媒體反映,今年2月26人,相關專業機構就已將整棟樓的加固費計算出來,為450萬左右,但考慮到這麼大資金,需向奉化市政府做彙報,而就在加固方案的論證過程中,4月4日這個存在各種問題的29幢樓,在經歷了9個月的隱患之後,倒塌了。
  董倩:
  從樓房倒塌的這樣一個結果來看,如果我們從結果往前倒推,那麼明顯,這樣的一個評估應該評估的是D才對,才妥當,而且我們剛纔連線的吳必虎教授,他也認為應該評估為D級,但是我們看到現在的評估結果是C,怎麼看待這樣一個差異呢,吳教授我們繼續連線,吳教授您看,剛纔您也說這個評估結果應該是D,但是現在是C,如果存在這樣的差異,說明鑒定結果也許存在一些問題,您怎麼看?
  吳必虎:
  這肯定是的,因為C級是局部危險,很顯然,整個樓都塌了,說明這個鑒定本身中間的鑒定質量,也是有一定的存疑的。
  董倩:
  這個C和D,D應該是搬離。
  吳必虎:
  D就是整體危險,也就是不能住,馬上就要搬出來,C是局部危險,也就是說修一修還可以用,這個是差別很大。
  董倩:
  我們通過瞭解知道,實際上鑒定為C之後,希望能夠馬上有一筆錢然後去維修,但是我們看到450萬這個錢一直沒有落實,我們假設一下,假如這個450萬能夠及時落實,能夠馬上維修,今天這樣的一個結果,有沒有可能會避免?
  吳必虎:
  對,如果馬上C級結果出來以後,立即進行維修,當然可以避免這種情況,作為房屋質量,是生命攸關的事情,應該有強度維修這樣一種制度或者是立法。那麼誰來出這個錢,理論上來講,這個房子是商品,每個人都交了錢買,商品的生產者要保證質量,保證質量從我們國家的質量法,從建築法,這些法律來講,那麼建築的建築工程師,或房地產開發商,都應該根據建築工程質量的管理條例,來保證這樣的質量。當然這個誰的責任還沒有查出來,剛纔說有五道關口,誰的質量,能找到他的問題。另外一個,政府從土地財政當中,從房地產開發當中,也獲取了很大的收益,因此像類似這種危房,政府也有一定的責任,出錢,出一部分錢來承擔這個責任。總體來說,是由開發商,也就是商品的生產者,以及從這個商品的銷售過程中得到很大好處的地方政府,來共同承擔這樣一個房屋的維修基金。
  董倩:
  好的非常感謝吳必虎教授。鑒定的結果,調查的結果,我們可以等,但是房屋的這種安全真的是一分鐘都不能等,今天也有消息說,杭州的一個小區,他們的樓房這個危房鑒定也是C級,而且他們也是協商了七年都沒有結果,我們希望發生在寧波奉化的這件事情,不要在其它的城市再重演。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校友

xg92xgbm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